Categories

有关伪问题

  • 杨建超 发表于

每一个从不同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人,都会有不一样的价值取向。他们接受不同的教育,面对不同的切身困难,产生了不同的对于如何增加自己和周遭环境幸福感的认识。每一个人提出的每一个问题,对于他本人来说都是具体的,但是我们仍然无法否认,这些具体的问题,其实有很多都是无意义的。

所谓无意义,意即就算解决了,对于整个社会,乃至仅仅对于提问人亲身处于的那个社会,都产生不了什么有益的影响;或者,在当前阶段提出这个问题,是无解的,不过是消耗更多原本可以拿来讨论其他问题的资源而已。

我们当然都想避免提出伪问题,或者至少,避免陷入与他人争论伪问题的困境中。那么,如何判断一个问题到底是不是伪不伪呢?上面说到了两条标准,但仔细想想,对它们的适用其实是充满变数的。

照理说,任何问题既然提出来,解决了总归是好的,至少,我们现在少了一点疑惑。提出并解决越多问题,我们就能越接近真理。那就只能来看看何谓“有益的影响”了。谁可以来对这个影响的价值做出判断?每个人有不同的价值观,每个人的判断都可能不同。一件对旁人无益的事,可能对提问者就是很重要。我们只能寻求并接受某种“普世价值”,从所有人都同意的观点出发,来对每一项公共事务进行价值判断。所谓“出发”,必然无法避免各种推理和衍生,而此处又会给观念的形成增加很多变数。于是,这就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时刻恪守于客观的观察,合理的逻辑,审慎的发散,更重要的,放弃短视的私人利益,转而探求更广阔的利益蓝图。

为此,我们可以多问问,如果问题解决了,会有什么后果?对我有什么帮助?对别人有什么影响?受它牵连的事务,都安然无恙吗?那些可能的连锁反应,我都考虑到了吗?这个问题解决后的十年、二十年后呢?当然,我们在提出一个问题之前,是不会想这么多的,眼前利益才是最迫切的当下。这么说起来,我现在所做的讨论,倒成了伪问题了。

其实,我想强调的,不过希望大家能随时保持克制与自知,放眼更宽广的天下。

至于那些“当前阶段无解”的问题,总是会被提出,无可避免,毕竟,它们并不是脱胎于某种虚妄的想象,它们也是建立在人们面对的具体困难之上。大部分问题都不是一次性解决的,它们会让我们经历很多挫折。但我们就应该因此放弃对它的解析吗?当然不能,遇到问题,解决问题才能进步。之所以要断定它在某特定阶段是无意义的,不过是因为如果不解决某个“前置问题”,你永远都不可能拿下它。可悲的是,我们经常处于这种情况而不自知。要解决这个困境,除了遇事多分析问题产生的机制之外,还应允许选择放弃,治愈人性中的那点偏执。

Copyright © 2015 Jianchao Yang. Powered by Hugg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