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

生活趣味这种事

  • 杨建超 发表于

小时候我干的事情和身边的男生很不一样。在大家都在打大型打乒乓打板儿的时候,我在组装《自然》课的实验材料,在照着《美术》书上的教学编纸珠帘,在自己摸索笛子竖笛电子琴,在尝试学打毛线和用缝纫机(这两项都被我爸妈以各种讥讽的口气叫停了)….

不过,其实我的业余生活并不丰富,大部分时间还是在看电视,比如把《中国人口》当性启蒙节目看。当然也看书,但可看的书实在太少,满足不了我的求知欲。邻居老教师借的《宋老大进城》和《普通话教程》这种书要看,爸妈从租书店借来的色情小说也偷着看。阅读量远称不上大,却也足够在我那群连读课本也很吃力的同学间表现得“知识面宽广”了。再加上每次考试又几乎都是门门拿第一,所以很是有点优越感。

但是,这种骄傲十分不牢靠,很多别人有我没有的东西我一样会羡慕。比如那种和女生聊天时的怡然自得,比如球场上的英姿煞爽,比如在池塘里狗刨的技术和钓马虾的水平… 等到上了高中,大部分时间都疲于应付成长的烦恼,纠结了几年之后,发现以前那些值得我骄傲的资本也都没有了。

在失落之余,也重新树立起一些新的希望。我可以接触到的世界原来如此之大,这世上值得我去体验的事物是如此之多,我得多么加倍用心去生活,才能让这一生不虚此行。可这世间虚妄之事实在太多,要让你这一生有自己的价值,只能穷尽所能过一种独立自主的生活。所以我所理解的生活情趣,必然是包容一切而永不从众的。

所有独立自由的灵魂,对生活都有自己的思考。但他们并不会因此抗拒世俗的多彩,相反,他们可以比普通人更用心投入。他们有更敏锐的眼光去发现美,有更坚定的毅力去拒绝恶,他们过的是属于自己的一生,却又对全人类有贡献。他们懂得如何让自己愉悦的同时而不堕落,也懂得如何为别人创造价值。

这文章的起承转合太他妈的违和了,前后两部分基本上完全脱节好么。唉,重点是,我都忘了我为什么要写这么一篇东西了……

Copyright © 2015 Jianchao Yang. Powered by Huggle.